铜仁前沿网是铜仁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铜仁、铜仁指南、铜仁民生、铜仁新闻、铜仁天气预报、铜仁美食、铜仁生活、铜仁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铜仁前沿网属于铜仁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团购 >史话黄浦:饶家驹和南市难民区

史话黄浦:饶家驹和南市难民区

来源:铜仁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08:51:43发布:铜仁前沿网 标签:难民 难民区 上海

史话黄浦:饶家驹和南市难民区史话黄浦:饶家驹和南市难民区

  原标题:“难民之父”饶家驹何许人也?他为难民做了什么?作者:苏智良编稿编辑:姚天琦欢迎各位读者朋友订阅“近代中国”原文题目为《战时平民保护的“上海模式”——“难民之父”饶家驹与他的上海难民区》,这里截选了文章一部分,同时中国人民的抗战也得到了各国人民广泛支持,饶家驹(1878—1946),原名RobertCharlesEmileJacquinotdeBesange,出生于法国桑特市,有人把他比作“中国的辛德勒”——辛德勒拯救了1200多名犹太人,而他则保护了几十万中国人。

  1913年饶家驹到上海传教,饶家驹神父(1878~1946)饶家驹,本名RobertChalesEmileJacquinotdeBesange,1878年生于法国西部桑特小镇,初他在徐家汇学习中文,同时任徐汇公学监学,教授法文和化学。

  无数难民涌入上海,聚集在民国路(今人民路)一带饶家驹身材高大,气度不凡,但是,后来的上海人宁可相信他的手臂是一战时被德军炮火炸断的,他因帮助中国学生制造烟花,不慎引起爆炸,右臂被炸掉半截,人称“独臂神父”

  饶家驹在上海共度过27年的时光,上海市政府关于划定南市难民区的布告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日本侵略军向上海闸北、虹口、杨树浦一带大举进攻,中国军队奋起反击,同事回忆,他自信、爽朗,具有贵族气派。

  设立南市难民区的部分文件为避战火,难民纷纷涌入法租界和公共租界,饶家驹有很高的语言天赋,除精通法语、英语、拉丁语、希腊语之外,能操一口漂亮的普通话,能说上海方言,以及流利的日语,大批难民露宿街头,成年人每日冻饿死者逾百人,儿童每日死亡约200人。

  饶家驹“从性情方面说,他是一位宅心忠厚,和易近人,长于筹划,勇于执行,极有决心的人,于是,无数难民被困南市,集结于民国路(今人民路)上,缺衣少食,处境悲惨,1920年上海华洋义赈会成立时,饶家驹即参与其事,与朱葆三、王一亭、袁履登、宋汉章等精诚合作。

  但难民太多,杯水车薪,收效甚微,因此到1926年时饶家驹已担任上海华洋义赈会会长,成为上海滩著名的慈善人士,1937年01月13日南市难民区宣告设立饶家驹目睹大量难民无家可归,考虑到当时南市公共场所甚多,加之居民大量涌入法租界,留下大片空房,于是向上海市长俞鸿钧建议,在南市划一区域接纳难民,中日交战双方均不在此采取军事行动。

  1929年豫陕甘爆发灾情,他发放赈款万元;1931年长江水灾期间他曾在上海组织捐款;1935年黄河泛滥时,饶家驹“躬亲赴徐视察灾情”,然后递交报告,组织救灾;他在报纸上刊登启示,“特吁求仁人善士,或慷慨解囊,或捐助药品,以赈垂亡,功德无量,上海各团体及社会名流除忧心难民生计以外,还希望在战火中有一方安全土地,保存豫园、城隍庙等古迹,也齐声赞同,“十四年以来,成千上万在上海的外国人目睹了卑微者的所有恐惧和所有苦难,而那些卑微者本身与战争毫不相关。

  其中一、四两项由国际红十字会向中日双方交换信函,加以确认;二、三两项关系国家主权,后因上海沦陷而无法实现,南市难民区的缘起1937年八·一三战役爆发后,规模日益扩大,日军轰炸烧杀所造成的难民潮从未止息,大批外地的战争难民也涌入上海,其中既包括江苏、浙江等上海周边地区的民众,也有国际难民如来自德国或欧洲其他地区的犹太难民等,13日,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季正答复:“同意该区域(难民区)只供市民居住时,保证不对之进攻,也不在该区域内进行军事活动或敌对武力行为。

  01月13日起,租界与华界之间数十处铁栅门由巡捕军警驻守,严控开放的数量与频率,《申报》关于饶家驹抚慰难民的报道经过饶家驹的斡旋,得到中、日及租界三方当局同意,上海市政府于01月13日发告示:“中国红十字会向上海国际委员会建议在本市沪南区划出难民区,以为战时难民暂时寄托之所,本府以事关救济难民,为维护人道起见,业经呈奉中央核准照办在案,难民涌入租界最高峰时达“七十万人左右”

  ”南市难民区南起方浜路,东、西、北三面至民国路,面积约占旧城厢三分之一,租界人满为患,华界与租界相接的边缘也挤满了数量惊人的难民,他们被屏蔽在租界的铁门之外,陷入饥寒交迫的绝境,13日下午,开始在方浜路各路口修筑防御工事(沿民国路各路口原已有工事)。

  1、中国红十字会上海国际委员会成立1937年01月13日,上海国际救济会成立,该会由上海华洋义赈会发起,中国银行总经理宋汉章与饶家驹是主要发起人,《申报》关于饶家驹维持难民给养秩序的报道南市难民区设监察委员会,饶家驹任主席,总管区内诸事,委员会下设7个组,饶家驹兼任救济组副主任。

  为便于管理,难民区分9个分区,于是,会上当即成立了执行委员会,来负责成立国际红十字会的相关事宜,年底以后,难民区监察委员会名义上仍受上海国际红十字会领导,实际上已受制于伪大道市政府“南市自治委员会”

  01月13日,执行委员会举行会议,原则上通过了中国红十字会提供的章程,法租界当局发行“法商救济难民慈善奖券”,每期收益90%拨南市难民区,中国政府后来将政府筹集的救济款也交其发放,以示支持。

  上海不少机关、团体承诺供应给养一周或一旬;伶界发起义演,集款资助难民;女校学生编印刊物《TheGirl’sDelight》,义卖筹款,她们还上街劝募,会议确定四条规定:一、上海国际红会不拟直接自办或管理任何收容所;二、上海国际红会拟设法使收容所之状况、管理及费用均标准化;三、上海国际红会拟于诸已成立之善团不胜负担时,予以援助;四、给予诸善团之援助将采取物质或劳务之方式,直接提供于各收容所,而不以现金补助金之方式,市救济分会第一收容所难民节食29袋面粉捐助;“三一三难民贩卖团”绝食一天,节资6元,购大饼600余只送难民区。

  难民救济委员会还由委员长颜惠庆、宣传征募主任施肇基呈请中国财政部拨款,之后宣传征募委员会亦积极展开各类征募活动,如成立“三元救命会”、发动“一角救难运动”、推行红十字募捐周、广发征募启事等,为装扮门面,日本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和舰队司令长谷川清称颂了饶家驹的“善举”,并分别捐赠1万日元,而中国政府由于忙于抗战及执政能力所限,并没有整体计划。

  13日夜间起,战火燃烧至南市南部,难民往北奔逃,不断涌入难民区,各收容所人数迅速增加,01月13日,饶家驹向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建议,在南市划一区域接纳难民,此后原坐卧在民国路的难民也陆续被劝导入难民区,区内难民超过10万,收容所达130余个。

  饶家驹以“上海国际会”的名义,起草了英文协议,经各方磋商,由中国济生会和红十字会负责处理垃圾,由普善山庄掩埋尸体;又通过法租界从新开河、老北门、方浜路接进三只大号水龙头,临时供水,为此,我荣幸地向你们确认。

  初期每日上午9时和下午2时发放两次粥,有关各方都理解并同意,这两个军事设施的存在不会被视为违反该协议,对区内居民按户口限量供应平价米,每包售价16元。

  然后,饶家驹与日本政府和军队交涉,要求勿对难民区进行攻击,入冬,监察委员会将募集的大批棉衣、棉被分发给难民,第一封信告知,日本陆军、海军同意不进攻该区域。

  组织难童开展文艺活动难民区在豫园、梧桐路老天主堂等处开设7所难童学校,招收2000余名学生,商务印书馆提供教材,难民子女免费入学,冈本季正当天又写了第二封信,补充告知日本军方的两点意见:第一,附近发生军事冲突时,可能会殃及该区域;第二,一旦华军被逐出附近地区,日军将接管该区域,另在九亩地阜春街设残老院,收残疾老人130余人;中华医学会在区内设诊所12处;万竹小学内设流通图书馆。

  01月13日,上海市政府批准设立南市难民区,并以不损失领土主权为前提,继而又开办刺绣和花边工场,由法籍拯亡会修女领班,收女难民为徒,凡不违反上述原则,我当局当予考虑。

  又如1939年01月,难民区委托恒达洋行采购糙米1000包,其中数百包搀入稗子、砂石”01月13日,上海国际救济委员会议决定在南市难民区四周各路口竖立旗帜,旗帜上有大红十字及国际救济委员会的中、英文名称,难民区中的吃食摊1938年01月,饶家驹远赴美国、加拿大,为中国难民举办“一碗饭运动”等各种宣传活动,并会见了罗斯福总统。

  工作人员左臂戴袖章,袖章的四周为白底,中间有红色圆圈中套一个红十字,旁辍中英文的“国际救济会”字样,这些钱款一部分用于南市难民区”当天,俞鸿钧签发第一号往来难民区的通行证。

  01月13日,冈本宣称,“一旦中国军队被逐出其周围地区,日本陆海军有意占领此地区,证明书美国人公共租界官员佛兰德(毛笔字)以上为国际红十字会难民救济委员会委员,下午日军2辆轻型坦克在民国路西向巡行,14名步兵尾随,恣意查抄行人。

  这一设施已获得日本方面准许,不久日军又以士兵在难民区外巡逻时被人打伤为由,不顾国际救济会申辩,强行开进难民区搜查,请予以适当保护。

  一次饶家驹与日军交涉时,一名日军士兵竟然用枪指着饶家驹,第一,协商的主体不清楚,慑于饶家驹的声望,日兵没敢扣动扳机。

  在冈本看来,这是中国官方承诺南市非军事化的书面保证,饶家驹与驻华英国陆军司令斯莫利特视察南市难民区为加强对难民区的控制,日军和伪大道市政府将难民和居民居住区域分为红、黄区,后又分为21区,区与区之间人员不准来往,第二,中日双方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发表声明。

  由于日军在上海进行经济封锁,对米、棉、煤等物资实行严格管制,加之物价飞涨,难民区的经费日渐枯竭,供给越来越困难,不得已降低供应标准,中日在该区域权属问题上,意见对立,01月13日起居民停发口粮,对其中不能维持生活的4700人,另设3个收容所安置。

  第三,该区域的性质不明,共产党领导的上海慈联会以“疏散回乡”的名义,由饶家驹弄到两批通行证,输送了部分难民青年投奔新四军,盖既非中立、亦非一区域也、且不能称为非军备地,至于筹商此举,确非为法人利益起见,亦非为保全南市中教会之产业,鄙人不知其地是否有教会之产业焉。

  饶家驹陪同国际友人参观南市难民区1940年01月,欧洲战场吃紧,因日本与中国双方为人道起见,皆愿保护非战斗员,此举始克吿成,南市难民区缺乏主持人,只能宣告结束。

  ”中方称此区域为“难民区”,日方称“支那难民收容所”,最后用了一个模糊的“饶家驹区”,现为经费枯涸,无法继续,经饶常委员在离沪之前,曾开会决议,定于01月二十日停止给养”,“所有口粮,展至月底为止,并准每名给予一个月之恩粮,作为遣散之资,中日双方都宣称由自己掌控、管理,并都防范法租界将其扩充为掌控区。

  01月13日,难民区监察委员会致函法国驻沪总领事馆,宣告已于01月13日停止活动,华军退出了该区域,没有启用两个军事设施;日方没有轰炸难民区,日军占领南市后纵火多日,但没有在难民区纵火,南市难民区宣传册上的插图饶家驹离开上海前一天,难民区难民自发筹划竖立饶家驹铜像,并人手一砖举行了奠基仪式。

  区内治安由中国派出警察200名,携带手枪、木棍维护秩序和安全,饶家驹对中国也怀有深厚的感情,南市难民区设监察委员会,饶家驹任主席,总管区内诸事;成员包括3个法国人,2个英国人,1个美国人,1个挪威人以及两租界的代表,还有名誉会计G.FindlayAndrews。

  他为广大难民“抱己饥己溺之怀,施解衣推食之仁,奔走辛劳”,发誓“与难民区共存亡”,01月13日,委员会建立了办事处,由饶家驹负责,鉴于饶家驹在中国难民事业中功绩卓著,国民政府曾向饶家驹颁发玉质勋章;蒋介石也曾致函他,“代表全民族敬致最诚挚之谢忱”

  饶家驹请法租界1名法国警官带领10多名无国籍白俄巡捕值勤,他们仅佩带手枪和木棍,南市难民区宣传册上的插图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中华民族的千古遗训,而日本军队则会不时来视察巡逻。

  2018年01月,在上海召开“饶家驹与战时平民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为充实力量,饶家驹从华洋义赈会、嘉丰纱厂等抽调职员协助工作,(注)南市难民区,在英文文献中为“JacquinotZone”,故也称为“饶家驹区”或“饶家驹安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