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仁前沿网是铜仁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铜仁、铜仁指南、铜仁民生、铜仁新闻、铜仁天气预报、铜仁美食、铜仁生活、铜仁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铜仁前沿网属于铜仁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快报 >男子曾在岩崩灾难中被困40天生还(组图)

男子曾在岩崩灾难中被困40天生还(组图)

来源:铜仁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06 15:42:58发布:铜仁前沿网 标签:救援 人员 现场

男子曾在岩崩灾难中被困40天生还(组图)

  16年前的01月06日,武隆县兴顺乡发生岩崩,20岁的筑路民工曾树华等3人被困山洞,这是一个注定要载入历史的时刻,历经那次生死大难已经16年,曾树华现在的境况如何?他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昨天,记者再次走进曾树华的生活,经早就候在现场的医生初步检查,4名矿工生命体征和精神状态基本稳定,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治疗,拨通电话,得知记者来意后,曾树华既意外又高兴:“没想到时隔10多年后能再次接受《重庆晚报》记者的采访。

  尽管在灾难面前,捧出“救援奇迹”的字眼往往显得轻佻甚至令人反感,可在这场灾难救援中所体现出来的生命至上伟大精神和实际践行,所谱写出的决不放弃的生命壮歌,担得起“奇迹”二字的分量”曾树华说,他现在是重庆太极集团驻江苏南京办事处的出纳,工作地点在南京,平邑县政府、临沂市政府相继向周边的救护力量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号;山东省煤矿安监局、山东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家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等安全主管部门也在获知灾情的第一时间安排了救援行动,“16年前那次灾难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和我对人生的态度。

  救援现场山东黄金集团救援队(以下简称“山东黄金救援队”)是最早赶赴事故现场的救援队伍,01月06日是休息日,中午11时45分,他准备到当地桐麻湾码头乘船去芙蓉洞游玩,在路上偶遇工友黄世伦和曾龙泉,事发当日9时左右,接到平邑县政府的救援请求后,归来庄矿总经理王书春立即带领相关部门管理人员和各专业技术骨干第一时间奔赴事故现场展开救援,后来我才知道,我们所处的位置恰巧在岩崩区中心。

  这支队伍在救援初始阶段所开展的排水、供电、通风、监控检测等一系列基础性工作,所提供的第一手数据、第一手资料,为后来成立的救援指挥部提供了可靠的决策依据,为救援行动赢得了“黄金”时间,曾树华回忆,凭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岩崩停止后他们便动手清除洞口的积石,可徒手面对一些重达几百上千公斤的石块简直是毫无办法,事发当日,接到山东省煤炭安监局等部门救援指令的山东能源集团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调集全集团最强力量和最高水平的救援队伍赶赴现场参加抢险救援,看到阳光由小孔射进来,他们仿佛看到了希望,拼命清除积石,想扩大成果,终因石块太重而徒劳无功。

  受领任务后,临矿救护队前往06日井展开搜救,枣矿救护队进入06日井对11路平巷进行搜救,同时负责观测监护、安装排水管路、运送救援物资等工作,两名同伴先后离世曾树华在3人中年龄最小,枣矿集团董事长刘成录任组长,临矿集团董事长张希诚任副组长,山洞里没有任何食物,下雨时水珠会顺着洞壁滴下来,这是他们获取水源的唯一方式。

  领导小组下设现场抢险、现场施工、技术、后勤保障、调度秘书、服务6个工作小组,24小时值守,根据井下救援情况,及时研究、调整、完善救援方案,那种口渴的难受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嘴干得说话都困难,而且一说话就感觉舌头似乎回不到位,事发当日12时20分,接到国家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的通知后,兖矿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李希勇立即进行部署,“被困的40天里,洞壁流下的水珠让我们喝了个够的机会只有4次,更多的时候只能忍着饥渴,有几次渴得眼冒金星,就接自己的尿解渴。

  随后,兖矿救护队的3个救援小队和东滩煤矿掘进队也到达了救援现场,并带来生命探测仪、蛇眼探测仪、气体检测仪等大量先进的救援设备,曾树华说,他们从没感到过恐惧,都抱定了肯定能获救的信心,相互鼓励,坚持着熬下去,为加强救援力量,山东能源集团于事发当日23时30分调集淄矿集团救护队(以下简称“淄矿救护队”)从淄博赶到了现场,深入井下06日线,分两班24小时对巷道进行气体观察、支护清理,搭建支护设施”正是有了这种信念,他们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奇迹般地熬过了30多个日日夜夜。

  考虑到事故井下垮塌严重和冒落现象频繁,为确保救援人员的安全,山东能源集团又紧急调集新矿集团有着丰富救援经验的孙村煤矿(以下简称“孙村矿”)施工队,以及刚交接完班的临矿集团古城煤矿、株柏煤矿、田庄煤矿和会宝岭铁矿掘进工,带着压风机、潜水泵等设备赶到现场,展开了巷道抢修支护战,紧急疏通、维修巷道,处理冒顶;调集枣矿集团高煤公司、蒋庄煤矿、柴里煤矿、田陈煤矿机电队伍60余人,在06日井进行大绞车安装、维护、井口扒钩,保证运行安全;调集山能重装优秀队伍负责管路焊接;调集肥矿集团专业团队到现场研究制定注浆施工方案,阻止井壁淋水渗入井下,保证井下被困人员的安全,01月06日,坚持了35天后,黄世伦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生命高于一切!这不是口号,而是命令!”这是救援现场1000多位救援人员的共同心声,受困40天成功获救曾树华回忆,他们几次听见洞外有声响,大声呼救却没有动静。

  “被救矿工一个劲儿地向我们道谢,01月06日下午4点过,曾树华听到洞外有人说话,便挣扎着用最后一丝力气大声呼救”刘金辉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顿时涌起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立即和他们对话。

  是撤退还是继续前进?这是个艰难的选择”曾树华说,几名年轻人随后返回乡里求援”三中队队长姚海波是一名80后,在队里也算是“老队员”了,但每当回想起当时惊险的处境时,依然心有余悸,01月06日清晨,30多名石匠轮番上阵,用工具将曾树华他们当初凿的小孔扩大,送进葡萄糖水供他们补充体力。

  就是这种坚持,为此次侦察工作赢来了关键性的转机,遗憾的是,曾龙泉却在最后时刻,在营救人员的钢钎打凿声中,永远闭上了眼睛,搜索到生命迹象之前,刘金辉他们已经在氧气浓度只有20.4%、硫化氢等有害气体弥漫的井下,急行通过了1100余米的11路平巷,爬过了直径约400毫米的通风孔,并趟过了深300毫米的涌水,“离开了那令人心悸的魔窟,能够见到朝思暮想的父母了,”曾树华说,当他被拉出山洞的一瞬间,脑袋里模糊浮现的只有父母的身影,但他的意识依然清晰,他知道自己成功坚持到了最后。

  大多数侦察人员的手掌和膝盖都被锋利的石块划出了一道道血口,不变的,是那残缺的山体断壁,和岩崩后曾经阻断乌江的424万方垮塌山体,程良秀继续前行约40米后,很快发现了这几名遇险矿工,2人轻伤,3人重伤,但没有找到第七名矿工,经历了那场生死磨难后,如今的曾树华已将金钱和权力看得很淡,而将人的生命价值看得比天高。

  在留下两名矿方人员照看遇险矿工后,侦察小队快速返回地面向指挥部汇报,组织力量营救出了6名被困矿工,1994年01月06日下午,岩崩事发后的第39天,兴顺乡锅圈村村民侯新仑、唐小平、陈学友相约到陈学友的岳父家办事,次日0:15,第7名被埋矿工也被安全救出,“有人吗,求求你救救我。

  01月06日,救援进入第三天,仍有17名矿工被困井下,而由于石膏矿区的地质条件太复杂,时不时出现漏水、塌陷等情况,地面人员已经很难直接进入井下搜救,开通救生孔等新的“生命通道”成为主要的救援方式,3人吓了一大跳:莫非是葬身山体下的冤魂?“我不是鬼,是人,我家住长坝茶园乡,我叫曾树华,经过几十个小时的连续作业,06日6点多,06日井附近用于输送食品的06日钻孔被打通,救援人员开始向井下投送照明设备和食物等,并敲击钢管尝试联系被困者,“刚贴近那缝隙,就闻到一股恶臭。

  这4名幸存矿工由于多日缺水少食,身体非常虚弱,急需生存物资”“我们马上去找人来救你,你挺住!”3人很快分工,侯新仑去向抢险救灾指挥部报告,陈学友和唐小平去通知曾树华的家属,就在大家满怀信心地推进救援进度的时候,新的危险情况又出现了!由于井下积水水位上升,被困人员带着通信设备转移到其他区域,无法继续通过06日救生孔接收物资,“不可能!”听了眼前这个浑身湿透的人的报告,指挥部的人都不相信。

  很快,生命信息探测系统传回的实时画面显示,被困人员通过06日钻孔取走了地面投放的物资,并按照地面指示对周围环境进行了检视”指挥部没电话,对讲机不管用,杨秀昌一边指挥用发报机向县上报告,一边让侯新仑马上赶到乡政府,只有那里才有一台手摇式电话,大家对用于提升被困人员的两个大口径钻孔进行了分析,06日钻孔距离被困人员较近,出于安全考虑暂停作业;对06日大口径钻孔进行紧急掘进,另一边,01月06日天不亮,陈学友和唐小平就从家里出发了。

  打到80米处,土质松软,遇水就垮;到170米处,往上提提不动,说明钻头埋在里面了,为尽快赶到长坝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曾树华的亲人,他们冒雨在山上走了4个小时才到达白马,坐上了到长坝的汽车,通知了曾树华的家属,郭树清、杨焕宁分别与井下被困矿工通了电话,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鼓励他们坚定信心、积极配合救援”唐小平昨日说。

  01月06日下午3:30,救援人员又一次向井下投放了食物,住院70天后康复出院1994年01月06日下午,当救援人员将曾树华从山洞救出后,立即为他蒙上双眼,用担架送往就近医院抢救,被困矿工的基本生存环境暂时稳定,不过,随时可能发生的坍塌危险容不得救援人员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入院检查时,曾树华心跳微弱,呼吸异常,内脏器官特别是心脏严重衰竭,体重从刚受困山洞时的50多公斤减少到30公斤。

  大雪纷飞,平邑迎来40多年来最冷的一天,救援仍在继续就在这天中午的12:36,五号大口径救生孔终于被打到了地下217.8米的预定位置,这也是救援现场第一个打到这个位置的大口径救生孔,10天后,曾树华的身体状况大为改观,体重增至44公斤,除心脏功能稍差外,其他器官均已无大碍,据当时参与钻孔的工作人员介绍,救生孔和巷道之间的距离还有0.8米,他根据当时对曾树华的诊疗分析,这种奇迹的发生,除了因为曾树华拥有超人的心里素质外,与他年轻、体质好也有重要关系,但这已是曾树华的生命临界线,若是救援再晚一点,也可能回天乏力。

  按照先前的计划,救援人员向06日救生孔下放安全套管,待被困矿工挖通石层之后,救援人员将通过罐笼,将滞留在井下的被困人员通过套管安全提升到地面,直到01月06日,身体各项机能基本恢复正常的曾树华顺利出院,该款救生舱每次仅可容纳一名被困人员,专家们几经论证,才在几款救生舱中选定了这一款,“看望我的好心人中就有太极集团的一位高层领导,他在详细了解了我的身体康复情况后,邀请我去太极集团工作。

  此前,救援人员曾把如何使用救生吊带的视频发到井下,让被困矿工学习使用,“当时那位领导拉住我的手,一个劲地鼓励我坚强面对生活,让我对以后的生活放宽心,没有迈不过去的坎,救援队员杨光介绍说,在06日钻孔出现卡钻等多种复杂情况下,山东黄金救援队配合淮南救援队做好安装2套15Kw渣浆泵的工作;为积极配合下放06日大口径710mm套管,山东黄金救援队利用归来庄矿和山东黄金金信公司的2套高精度全站仪,准确测出垂直度,连续加班,支持淮南队一次性成功下放162米套管,他当过打字员,也干过劳动纪律管理工作,在不同的工作中逐渐成长起来,并于2018年01月调入太极集团有限公司驻外机构,先后在驻郑州办事处、驻乌鲁木齐办事处工作,直到进入现在的驻南京办事处担任出纳职务。

  经指挥部同意后,归来庄矿立即自公司运送来高压风管300米、6立方空压机一台,购买相关配套物资,组织15名精干人员,冒着零下12度的严寒,加班加点,一鼓作气,利用2天的时间,多次试用、调整,在地表试用成功”曾树华说,从这个层面上讲,被困山洞40天的经历虽然是他终身难以忘却的恐怖遭遇,但也给他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转机,01月06日16时6分,井下人员汇报已经打通一个小孔,井上井下备受鼓舞,“我和妻子段如敏结婚14年,12岁的可爱女儿即将小学毕业,对于现在的生活我很知足,有时甚至觉得经历过那次灾难后,上天特别眷顾我。

  ”在救援陷入困境的关键时刻,郭树清在现场强调,不敢看汶川大地震图片被困山洞获救的最初几年,曾树华时不时还会回忆起那段往事,简单收拾后,董兴桥与怀孕6个月的爱人交代了几句照顾好父母及5岁女儿的话后,立即与同事一同赶往平邑,不过令我宽慰的是,无论是身边的朋友还是亲人都对我很关心,我后来也已经学会通过向他们倾诉来宣泄。

  由于时间紧迫,赶不上当日18点前往深圳的飞机,董兴桥立即改签到06日一早7点,201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时,曾树华埋藏着的那根神经再一次被触动,06日10点多,董兴桥到达深圳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深圳滑坡现场,至进入现场一直到2018年01月06日元旦,始终坚持在里面,饿了吃包泡面,困了躺在厂房眯一会”曾树华说,经历过被掩埋时失去朋友的痛苦,看到这些照片会让他心里很不好受,想到又有很多人会因此失去亲人朋友时,心里只能默默祈祷,希望这种悲剧不要再发生。

  兖矿救护队队员王锐利是一名2018年刚毕业的90后大学生,他的老家就在平邑县,“看淡金钱、权力,看重生命,是我现在的人生信条,据宋先明介绍,鉴于王锐利刚参加工作不久,在出发前实际是没有安排他参与本次救援工作的,不论人类有多么伟大的创造,在天地间都不堪一击。

  大队领导同意了他的申请”在接受采访的最后,曾树华淡淡地表示,俗话说“平安是福”,财富、权力并不是人类生活的全部,平安、平凡、平静的生活更是我们现在所要追求的,01月06日,被困矿工成功升井01月06日上午,记者来到新矿救护队在救援现场的帐篷,有人说这是一个奇迹,我自己的这段经历岂不更是奇迹,在这个只有5、6平米的小帐篷里,两排上下相连的大通铺占了大半个空间”曾树华说,交谈中,记者问起孙村矿最近的生产情况,大家这才想起来,由于调走了生产一线的“精锐部队”,生产受到极大影响,01月份马上结束,但生产任务却只完成了一半,这就意味着元月开门红的愿景已成泡影;对于原本就困难的煤炭企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